欢迎访问情感生活网站内搜索 | 在线投稿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情感生活网

情感故事
情感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文章 > 情感日记
情感日记

走进天堂里的笑脸

发布日期:2020-06-25责任编辑:情感小编点击:

 走进天堂里的笑脸

 

我觉得自己还不算老,除了头发花白了之外,年龄还没有在我的身心上有太多的体现。

 

可是在我的身边却走失了那么多的笑脸,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只能长存于我的记忆里。

 

感谢上苍给了我生命的历程,五十年不算太长,也不算太短。生命像一列火车,一节一节的载走了在我身边老去的人们——历史的车轮不会停息,生命的书页总要一页一页的翻过去。有多少我熟悉而又亲切的笑脸驾鹤西去,云游天国。

 

生命就像一场场沙画,精彩而短暂,消失得使人留恋让人心痛!

 

这其中包裹我的父亲,一个傻乎乎的庄稼汉,父亲的愿望是在他的儿女有成就之日、能住进大城市里享享清福,并在他的有生之年再去他曾经生活过的大山里看看,可还未能等远大理想实现的那一天,却被死神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在他与疾病抗争了五年之后他还是输了。父亲是那样的输不起,输得那么恋恋不舍。

 

我心目中存有上百张笑脸图,哪一张张温柔和善的笑脸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张了,还有我的前邻居老葛大娘,一个肩膀宽厚的年轻点的老太太,她的腰肢粗壮,总是把裤腿扎得高高的,走起路来总能听到她像男人一样腾腾的脚步声,她眼睛里总含着善解人意的笑;另一个是我的西邻居一个做什么事情都赶不到上趟儿的,总是把腰弯的很低,很柔弱的、发髻老是凌乱的托在脑后,老被她的儿媳妇虐待而哭哭滴滴的老婆婆。

 

再一个印象很深的就是我叫他三爷的红脸老汉,一位玩世不恭的倔强老头,他总是在骂大街,看见男孩留长头发他要骂,女孩子穿高跟鞋烫头发他也要骂,骂社会不公,骂邻里不和,总之他看不惯就要骂人,天王老子都是他要骂的对象。吓得那些穿高跟鞋,穿裙子的小女孩都不敢打他面前经过……可是他不想发火的时候温柔得像一头老绵羊,任年轻人奚落他,揶揄他!高兴时他会坐在人群里唱几段民间谚语和一些笑话——什么“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什么“颠倒话话颠倒,老鼠衔只大狸猫。堂屋南山、栓一头皿角大叫驴……”红脸老汉唱得兴奋时,涂抹星子飞溅,逗得大家哄笑不止。

 

还一个总是在我脑海里出现的人物我叫他民哥的中年男人,因为他的脑袋上面有几块不长头发的白圆的分红快快,远看他黑黑头皮上象贴几块圆圆的胶布在上面。每当回想起他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鲁迅先生小说里的啊Q。当然他比阿Q聪明多了。大城市里的事情他样样精通,庄稼地里的活他也头头是道,在八十年代中国老百姓冬季是吃不到新鲜蔬菜的,陪伴我们度过寒冷的冬天的是埋在土窑里面的萝卜白菜。不像现在每个季节都有新鲜蔬菜端上我们的餐桌。

 

就是在那个时候民哥就发现了冬天,用薄膜房种植新鲜蔬菜的商机,并掌握了一些技能最终好像不被大伙看好民哥也就没有实现他的计划。所以我觉得民哥是有先见之明的。在少年时代的我觉得他就是智多星。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一个有智慧的人依然是那么穷困潦倒、郁郁而终。也许三十年前中国农民“穷”是个社会问题,而不是某个人的事情。

 

我所谓的民哥其实是和我的父辈一样的年龄,乐观主义的他笑起来除了胡茬以外粗糙的面部全是通红的,最让我不能忘怀的是他那富有节奏的——哈——哈——哈的笑声,直到憋得满脸通红才肯止住。{当然头上的疤痕也会跟着红起来}。生活里总有那么多笑料让他发笑,他在左邻右舍闲聊的时候总能用笑声吸引大伙往那儿凑。只要民哥来我家串门,我老远就能听出是他的脚步声,因为他走路从不把脚抬起,而是叼着旱烟袋松松垮垮拖着步子拖沓拖沓走来……

 

可是就这么样一个乐天派可以说是英年早逝、壮志未酬。老早撇下妻儿,到他的精神世界里去云游四方了,只留下了他的笑声。几十年过去了,他的笑声依然清晰得萦绕在我的耳边,他仿佛还谈笑在别家小院里……

 

人类的历史不能跳跃式发展,历史的车轮需要脚踏实地的碾过泥泞与砍坷,而这些拉车人就是我们的前辈们。是他们把历史从苦难中拉出来,才有了我们现代人今天的幸福生活,所以他们带走的是艰辛与苦难,留给我们的是幸福与美好!因此让我们记住那一张张在痛苦中灿烂微笑的面容吧!

美文

 

笑脸笑脸,那一张张走进天堂里的笑脸,熟悉而亲切的笑脸……

上一篇:青春的疼痛

下一篇:没有了

情感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