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情感生活网站内搜索 | 在线投稿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情感生活网

情感故事
情感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美文精选
美文精选

旧时代的老故事

发布日期:2022-05-21责任编辑:情感小编点击:

旧时代的老故事

前阵子夏天雨水不断,雨伞和防水鞋成为出行必备物品。我想会有很多破伞和裂鞋突然被发现。大多数人会不会直接把这些旧的破损物品扔掉,换上新的?

一天,雨稍微小了些。回家的路上,我看到门前小街拐角处有一个特别的摊位——一个修伞的老手艺人被几个人围着。他们都很焦虑,似乎在担心下一场雨的来临,而老工匠却一动不动地坐着,靠着面前简单的桌面,盯着手中的伞像一件精心雕琢的作品。每一根伞骨,每一个关节都被仔细检查和触摸,他看起来像一个人。他头发花白,背部弯曲,似乎大半辈子的体重都压在那里。他的眼睛皱纹很深,但眼神略浑浊却很有力量。他的手那么老,皮肤皱巴巴,血管凸出,指关节僵硬,却不妨碍他的神奇修复。站在不远处,我看着他,直到伞上落下的雨滴打湿了我的衣襟,我才回过神来——因为他,我突然想起了旧时代的那些老工匠,他们都有着同样的神情、眼神和命运...

我老家的村子是附近十几个村子的市场。每隔三、六、九天,各路摊贩如约而至,摆卖,仅有的两条主要街道就会变得热闹非凡。那时我还是个孩子,放学后在街上走来走去。虽然我的口袋是空的,但当我看到许多我从未见过的新物品时,我充满了喜悦。我记得我喜欢呆在一个摊位上踮起脚尖看,所以经常忘记回家吃饭。这是一个金匠的摊位,一个带轮子的木底车,一个玻璃环绕的桌面,桌面的大部分都是用做好的金银饰品。只有中间那一小块区域,在我眼里是一张神奇的桌子:木头做的凹槽,能喷火的小枪口,对着贵金属材料开火,进行重塑。我看到一枚戒指很快变成了一滴银水,被五颜六色的火焰追逐后在凹槽里滚了回来。这个环节一直是我记忆中的唯一,可能是因为当时对我来说太耀眼太神奇了。当时我就默默许下了一个愿望,长大了赚了钱要在这里给妈妈做一个戒指。那时候的我成长得太遥远,现在的我成长得太匆忙。离开家学习后很少回家,尤其是工作后。有一年我回去摆摊,消失了,但是我在街角见过一个老手艺人,身体状况好像不太好。听说孩子们对他的手艺不感兴趣,也无意继承。他不是不情愿,但总是一副失落的样子。回去的时候没有看到老工匠。我听说他已经去世了。现在的乡村集市越来越红火,现代的东西会把旧的一一覆盖。不会再有那样的货摊,那样的工匠,那样的故事...

初中会给每个学生发一个高凳,一坐就是三年。升级换班的时候还得把凳子挪来挪去。当然,你得自己维护。第三年,我的凳子开始抖,父亲带我去了邻居的老木匠家。他是一个隐居的老人。他早年是外地来的,语言和当地不一样,所以更沉默寡言。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他。他白胡子白眉毛,个子不高。由于年龄的原因,他的背弯了,这使他看起来更矮。他捡起院子里堆放的废料,干净利落地劈出几颗小木钉,钉进凳子松散的缝隙里,然后用刨子把多余的木头刨平,完成了这项工作。整个过程中他几乎没说一句话,但工作做得很完美。父亲说老人也是个穷人。因为脾气倔,他和儿子儿媳关系不好。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体力不如年轻人。他不得不做简单的工作来勉强养活自己。他太节俭了,连睡觉用的枕头都买不起。相反,他用一块木头。他媳妇抱怨老头处处小气。我觉得只是因为他穷,被人忽视。谁愿意处处苦?时间总能填补现实中的悲伤,岁月总能抹去平凡人的坎坷,让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显得安静而稳定。老木匠最后也去了那里。没有人会为他悲伤,也没有人会因为看到他的木枕而愧疚。只是听说老人为儿子攒了一辈子钱,有一部分积蓄让儿子儿媳感受到了所谓的幸福。

旧时代的老故事,老人物,终究会逝去,那些遥远的记忆,也会随着新旧时代的更替而逐渐模糊。我很高兴我有许多旧的记忆。虽然它们没有带来任何价值,但却能促使我写下自己的一些前世。他们也为他们绽放了希望。我相信他们不会都失望。毕竟,我记得他们完成一项工作时充满成就感的微笑。我们怎么知道不是他们这辈子的幸福?

每次路过灯火通明的眼镜店,我还是会想起当年在长长的巷子里推着自行车、挂着竹篮、叫卖“眼镜眼镜”的老手艺人;每次打开鞋子四处寻找修鞋摊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那年那个把我第一双球鞋变魔术的老鞋匠,还有他缝的最后一把剪刀。还有走街串巷磨剪刀的老手艺人...颜色从前天开始慢慢变了,车马的邮件慢了,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曾几何时,物资总是短缺,衣食住行几乎没有,一切都走在一起很久…

情感